南觉 作品

第七卷第259章艺术(八)

    天宇之箭射穿了众域,泉天栖片刻后突然反应了过来,大喊道:“趁现在,咱们快穿过洞口,可以直入不周山!”一个响指,空间面出现,他要带着所有人,直接穿越。

    可言江一众人拒绝了,还趁着那缺口大开,将边缘处的叶开然捞了出来,言江立即将叶开然治愈。

    机会只在一念之间消失,不周山开始了自我修复,泉天栖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,他强行将在场所有人都带走,再用空间置换,将此域和远方一域的生灵进行了位置对调。不周山的行动速度也很快,泉天栖只冲到了第八十九域。

    而第八十九域的生灵被转移到了第七十二域。但问题是,天也被转移了过来。

    天向着众人的方向大喊道:“小开然,是你的能力吗?不对,你是做不到这地步的!看来你遇到了自己的天命之子啊!”天似乎什么都知晓,什么都能看透。

    可众人此时才发现,留都和时迁旧梦出现在了天的艺术域中。

    知风厉急地大喊道:“出来!”

    可二人的神情十分无奈,无心染提醒他道:“天的域,不允许有活人逃出,如果有,只能用活人来换,叶开然能出来,是靠他们换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知风厉这才想起这么一回事,叶开然闻后一怔,接着看着域内,他忽然明白了,转身冲向了泉天栖,一把抓着他的衣领,怒吼道:“是你干的!是你把我换出来的!”

    言江说道:“不是的开然,是我做的,我不知道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叶开然崩溃道:“不,你不了解天,我一定是出不来的,只有这家伙能做到这件事!”

    泉天栖面不改色,但不出声,直到木子云开口说道:“不是他做的,你出来的时候,必须要有人进去,他们两个为了让你能出来,都选择了进去,可惜,谁也不让谁,就都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天笑嘻嘻地看着留都和时迁旧梦,二人都恐惧到了极点,也都明白,身在此处,死亡已是定局。

    身为杀手且从不表露感情的时迁旧梦,眼眶又湿了,泪水不争气地流下,天对她造成的梦魇程度,一点不比独几行的差,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更多。

    天身上依然缠着几缕祥云,依然能预知到许久之后,他遗憾地摇了下头,说道:“真可惜啊,你们两个没有为我准备一个像样的葬礼,既然如此,身为你们的引路人,就让老爹为你们献上一场葬礼吧。”

    时迁旧梦不愿束手就擒,她深吸一口气,身体上出现了两缕银月色的气,看起来像两条纤细的丝带,是从下往上在浮动,这个状态下,她的速度和力量达到了巅峰。

    “这么认真啊,小梦,你的本事也都是我教的。”刚说到此,天的身上出现了四条银月色的气,也是从下往上浮动,而很明显,他的速度和力量要远远超过时迁旧梦。

    一瞬闪到了二人中间,天首先拍了拍留都的头,留都直接瘫坐到了地上,众人没有想到,留都从一开始就放弃了反抗,而天对他说道:“留都小子,就属你最笨,什么都学不会,连个像样的,能拿出手的自己的术都没有吗?”

    留都低沉着头,忽然起猛,三面镜子控住了天,接着对外域大喊道:“知风厉,你们快跑!我们拦住他!”可话还没说完,镜子中间的天消失了,留都的头离开了身体,是被硬生生扯下来的,但留都并没有死,他是黑盗团中的诡术大师,他会的术种类过了三千,脖子虽然断了,可一条能量带连接着头颅和脖子,依然令其保持着生机力。

    天抓着留都的头,神情有些倦,说道:“审美之心也会有疲惫的一刻,我刚刚见识过了两场完美的葬礼,好像对别的东西没有什么兴趣了,我该在白毛狗儿的葬礼中死去,可惜我死不了,真失望啊,我腻了,不想玩了,今天无论再有什么花样,都让我提不起兴趣了。”

    “留都小子,小梦,十七年了,你们两个竟没有给我作出任何的准备,老爹....很不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时迁旧梦俯下身子,身体爆出一股气浪,将天给震了出去,接着,她用月影双匕斩断了头发,而一头短发渐渐变成了银灰色,身边多出了四条银月色的气,不仅如此,还有两团藕断丝连的灰色烟气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出现了重影,随意地起伏,都带动起了多重幻影,木子云看后惊呼:“她的速度恐怕达到了我雷体状态下的全速。”

    言江说道:“没有时迁旧梦暗杀不了的同境之人,她的速度和华丽的斩击,是星陨之色,可堕坠苍月。”

    天平静地望着她,而缓缓抬起了手,嘴上说道:“和以前一样,只有一次机会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的左手突然抓住了时迁旧梦的手腕,动的不是他,而是时迁旧梦。时迁旧梦已经达到了雷速,她的月影双匕足以斩断钢山,可是这几乎必中的机会,被天看透,与以前的无数次尝试的结果相同,她又被抓住了。

    天的手一用力,直接握碎了时迁旧梦的手骨,时迁旧梦没有出声,而天突然一转手,力量随着时迁旧梦的胳膊传导出去,一瞬间转碎了时迁旧梦的臂骨和另一条胳膊的骨头,两把月影匕首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天的面色变得十分严厉,忽然爆发,怒吼道:“小梦!废物!为什么没有长进!”

    时迁旧梦浑身一颤,突然下意识地喊道:“对不起,我错了....”说完后,她怔住,接着泪水不断地涌落。

    留都的头还被抓在天的手里,他见到此幕,也沉着眉,满眼绝望。天一脚踹在时迁旧梦的小腹,时迁旧梦吐着酸水,骨头都碎了,也捂不住肚子,只能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天伸出手,手中出现了一根缠满尖刺的鞭子,他狠心一甩,抽打在时迁旧梦的背上,时迁旧梦那亡境四十三层的身躯,直接皮开肉绽,接着又是三鞭,时迁旧梦整个后背就都绽开了。

    画面的血腥,让众人胆寒,可时迁旧梦憋着气,不敢出一声,待到天抽完了,她才开口,此时的她,已经不是那令世人闻风丧胆的第一刺客,央求道:“我错了,下次不会了!”

    “每次都说下一次!”天怒吼道,“什么时候才能进步啊!”一鞭子抽在时迁旧梦的脑袋上,时迁旧梦甚至不敢抬头,头皮裂开了,喷着血,她还在道歉。

    众人紧攥着手,黑盗团众人绝望地望着,知风厉甚至两眼昏黑,一阵阵晕厥感直上脑门。

    铃铛看不下去,化成了魔王姿态,当即就要冲进去,可如何也突破不了那一域。木子云也甚是感慨,那女人,其实已经非常强了,这世间竟有第二个人能够超越雷速。

    铃铛大喊道:“喂!我来做你的对手!放过她!”

    “错了,就要受罚!罚到死为止!”天将十多年的怨恨都蓄在那鞭子上,一鞭鞭地抽出,直到把时迁旧梦打得见了骨头,也不停。

    风筝承受不住,直接晕了过去。没想到这个英姿飒爽的女人,落了个最悲惨的死法,她竟被一鞭鞭抽开了骨头,脏器也被抽烂,她就那样窝囊地死了。

    而全程,知风厉都看着,他忽然觉得反胃,呕吐了出来,叶开然失去了心力,倒在了言江的怀里。

    天似乎很解气,但也没有全解,依然恼火地对留都说道:“无用之人,连拥有葬礼的资格都没有,留都小子,你能怎么死?”

    留都哪还说得出话,心已经死了。留都也很强,他是黑盗团的宝库,可自己并没有像叹川故唱和独几行那般拼尽一切使出来的绝命之术,所以他不可能达到天的目标,因此无论自己做什么,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留都沉默着,许久后,忽然爆发,他朝着天大吼道:“畜生!”

    这声嘶吼,让剩下的黑盗团成员都揪紧了心,他们依然记得,上一次骂天的时候,所有人得到了什么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可留都怒吼道:“畜生!你活该受那永生的折磨!完美的葬礼?你配吗!你就永远像个臭虫一般活着吧!你永远也得不到一个结局!艺术?肮脏的你!配不上这两个字!你就自卑地活在时间的长河里,被永远无法逆流而上的痛苦,折磨生生世世!我知道你的噩梦,你回不去的,哈哈哈,时间只能往前走,永远也给不了你改变一切的可能!哈哈哈哈....”

    域内死寂的可怕,留都的世界黑了,只能看到那双黑洞般的双眼,他认命了,可他的恐惧也随之而来。他紧闭着嘴,生怕自己不争气地喊出了求饶的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黑暗的世界才响起了天的声音,“真有种啊,小子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好了。”大地间开启了一道法阵,阴森无比,突然,阴间之象在西侧开启,而东侧开启了地狱之象,北侧是黄泉之象,而南侧则是虚空之影。

    四个超脱众人想象的恐怖之地,就那般出现了,叹川故唱拼了命,也只是唤来了地狱的一小块影子,天竟直接将四大界召唤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开口,看来你有了觉悟啊。”

    留都起先的心气全没了,已经吓懵了,刚要开口,却被天用手堵住了嘴,接着另一只手作出了嘘声的动作,天说道:“别坏了你的好形象啊。”一行泪趟过了天的手,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方天慕都震惊了,他转头对叶开然说道:“他...不仅能连通阴间,黄泉、地狱和虚空都可以?”

    叶开然双眼已经空洞,而泉天栖替他回道:“他....活了很久,比你能想像到的久得多,黑盗团一直存在,天使得这个组织一直延续,现在来看,或许加列德黑盗团就是天选出来的葬礼团吧,若是时间一到,成员无法为其提供完美的葬礼,他便会杀了所有人,再重新培养新人。”

    黑盗团剩下的人并没有为此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留都的眼睛看向了域外,他绝望地望着伙伴,希望自己能得救,哪怕是死,他也无法想象接下来会面对什么。

    四大界都延伸出来一条长长的天梯,终点就在天脚下。天歪着头望着留都,说道:“小子,你想去哪啊?”

    阴间之象最为恐怖,无数厉鬼飞来,却似乎被一道无形的屏障挡住,众人纷纷低下了头,只有方天慕可以注视,而其他人甚至要捂住耳朵,因为阴间之象,轻易便可让人失去心智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厉害,应该去阴间,那里面才装得下你这活佛啊!”天说道。

    留都的眼睛流干了,身体在不断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不,太便宜了,是的,去阴间太便宜你了,若是哪一天我想到了你,想要见你,还得去阴间,那多麻烦啊,而且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这副容貌了,他让我恶心,我又不想见不到你,不然,我要日日夜夜的想你,每时每刻的生气了。哦——我知道处理你最好的方法了,嘻嘻嘻,我送你去黄泉吧。”

    留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家伙居然这么好,让他得了去黄泉轮回的机会,可是又觉得不可能,天应该是让自己困在黄泉之中,永世受折磨,可是,他依然低估了天的恐怖。

    阴间、地狱和虚空全部消失,天踩到了黄泉的天梯,而他的面前铺开了一层石面,而石面上,出现了一片残纸,那纸,年代极其久远,而且非常残破。

    天咬破了手指,以血为墨,在上面写字。

    泉天栖说道:“那是....黄泉生死薄的一页,是圣物,对,与多姆时代的圣物同级别的。”

    天写完了,而残页消失,石面也消失,他轻轻地一划,留都全身破烂,躯体直接死亡,而灵魂被黄泉召唤,众人看到黄泉深处驶来了一艘船,可铃铛立即说道:“那船....不对啊。”

    她是坐过黄泉之船的,厌知何迟说道:“那不是载人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什...什么意思?”言江疑惑道。

    无心染那般人物,身体竟也颤抖了三下,他知道天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天阴笑地对留都说道:“我得时时刻刻能见到你,这样吧,从下一世开始,你就不做人了,做猪、做狗、做羊、做牛......放心,你做不了完完全全的畜生,你是以完全的人魂做的猪狗,所以...嘿嘿嘿,你依然保持人的智慧和意识,去做猪被人宰杀,去做狗吃屎吧,做蛤蟆、做鸟...你永远是人,但永远是畜生,哪一天我想起了你,就去吃肉,哪一天他们想起了你,也可以去吃肉,你可以是任何畜生、任何肉,嘻嘻嘻,留都,咱们生生世世见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三条锁链从黄泉飞出,像锁畜生一般,锁住了留都的魂魄,接着将其拉上了载畜生之魂的船,而留都也没有任何机会再与人间做出交流,被那船载着,驶向了他的来世,畜生不同于人,来世会很快....”

    黄泉之象消失了,天歪着头,看着域外,域外所有人都吓傻了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