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枝窈 作品

第2章 大小姐的暗恋(凌申&白安忆)

“他不是乞丐,我再也不欺负他了,他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——白安忆日记

有一说一,那一年里,陪伴白安忆是最多的就是凌申,凌申在的那一年里,她比以前开心了好多好多,从最开始以欺负他为快乐,到后来干什么都有他陪的快乐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,把乞丐划为自己的所有物了呢,什么时候开始,乞丐有了自己的名字,又是什么时候开始,小小姐心里多了一位好朋友,多了一位超级好、超级好的好朋友。

不晚,大概是凌申来厉宅的第二年,暑假。

小小姐渐渐地开始不欺负他了,因为整个厉宅上下,只有他会陪自己玩各种她想玩的东西,没有任何抱怨,也没有任何记恨。

连哥哥都做不到。

白安忆只是性子差,爱记仇,但并非完全不通人性。

————

“乞丐,你今天把我的....”

白安忆兴高采烈地举着自己的暑假作业再一次跑到了凌申的房间,可是这一次他不在,小小姐疑惑地在房间里找了半天,最后才噘着嘴走出去,临出门前,还对着他的门狠狠踹了一脚。

“臭乞丐,跑哪里去啦!”

“臭乞丐!”

小小姐边走着,边小声地骂着他发泄心中的怒火,直到走出偏楼后在花园听到了他的声音,白安忆探头看过去,只见花园最里边的空地上蹲着一个小身影,一看就知道是谁。

女孩像是准备要偷袭一般,悄悄走了过去。

“姐姐,我...我想妈妈了...”男孩举着手机,说话间眼泪大滴大滴地落到地上,然后被泥土覆盖,他一边说一边无措地揪着地上的草。

“阿申乖,怎么突然这样说?”

“是不是在那里受委屈了?”凌羽听到自己弟弟哽咽的语气,眼眶也悄悄跟着红了,但是她极力忍住,继续温柔地跟他讲话。

她怕自己一哭,自家弟弟会更难过。

“受委屈了我们就不在那里待着了,姐姐带你走,姐姐下午去接你好不好?”

凌申一听赶忙抬手抹掉眼泪,努力笑了笑,将眼泪憋回去:“没有,姐姐。”

“我没有受委屈,大家都对我很好,我就是...”

“就是突然想妈妈了...”

一提到妈妈,男孩的眼泪又控制不住地往下落,说话间强忍着头部的疼痛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,可到底是小孩,一开口就被听出了端倪。

“姐姐,不用来接我,我在这很好的。”

“姐姐在家里照顾好妹妹,我们还要挣钱给妹妹买药治病,我不回去。”

凌安患有后天性心脏病,父母还健在时就查了出来,一直在治疗中,因为越早治疗就越好恢复。

但,飞来横祸。

一次父母带凌安去医院检查时,路上出了车祸,大货车司机酒驾,直接撞断栏杆飞到了另一条路段上,恰好撞上他们的车,父母当场离世,凌安重伤。

在iCu里住了整整三个月才醒过来,期间凌羽甚至不记得自己签了多少次病危通知,司机和他的家人见他们姐弟三个孤苦无依好欺负,只象征性地赔了他们两万块钱敷衍。

姐姐也告过他们,无数次,可是到后来钱也花净了,案子也不了了之了。

电话挂断后,男孩整个人无助地坐在草地上,眼泪源源不断,泪水打湿了衣衫。

“你...你哭了吗?”

直到听见女孩的声音,他才慌忙抬手去擦自己脸上的泪水,声音急躁:“谁让你过来的?”

这可能是他第一次凶小小姐。

白安忆震惊地瞪着眼睛:“你怎么跟我说话的,这里是我家,我为什么不能过来?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女孩看着他通红的眼睛,心里有几分说不上来得感觉,可能是第一次见他哭吧,之前无论她怎么欺负他,他都没哭过。

“你....”

“你为什么哭?”

凌申:“没有。”

“是因为想妈妈了吗?”白安忆都听见了,本来是想走过来吓他的,但是走过来时发现他在打电话,于是小小姐就默默在旁边等了一会儿,也听了一会儿。

男孩一听又想哭了,尤其是现在身体还不舒服,莫名地感觉委屈,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一样,如果妈妈在的话,肯定不舍得看他这么难受,一定会带他去医院,给他买零食玩具轻声哄着他吃药...

可是妈妈不在了。

说到底,他也还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孩,懂事又怎么样?

“嗯。”难得男孩愿意开口。

“那我下午让赵阿姨派一个司机叔叔,送你回家找妈妈行不行,你别哭了。”白安忆认真开口。

男孩闻言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啪嗒啪嗒滚落,这可把小小姐吓坏了。

“你怎么还哭?要不然我现在就找赵阿姨...”

“我妈妈死了,找不到了...”凌申抬眼认真地看着她,哭得可怜至极,片刻他又默默补充了句:“爸爸也死了。”

“我只有姐姐和妹妹了,其他叔叔、大伯都不管我们..”

白安忆听完后瞬间就愣住了,像是不相信一样看着他,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,但是看见他这么伤心,她的心里也好难过好难过。

大概是已经对‘死’这个字已经有了概念,又大概是小孩之间情绪容易互通,再或者说她能有一点体会到他的感受。

她的爸爸妈妈只是暂时不在她身边,她想到时都会好难过好难过,可是他的爸爸妈妈...

爸妈不在,她还有外公,舅舅,舅妈,哥哥,可是他什么都没有,住在她们家时她还一直欺负他。

许是大小姐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开始疯狂愧疚,听完凌申的话后,她哭得比男孩还要伤心,边哭边拉着他的话说对不起,一遍又一遍,把凌申都吓懵了,往后踉跄着退了一步。

下一秒,整个人直接承受不了头部的剧烈疼痛晕了过去。

意识丧失的前一秒,还能听见那小小姐的哭喊,然后是尖叫....

“乞丐!”

“你怎么了,你别倒在这里,呜呜呜~”

“乞丐,对不起。”

“呜呜呜呜,你醒一醒!”

听到哭声的佣人着急忙慌地赶了过来:“怎么了小小姐?”

见有人来,白安忆哭得更凶了,抬手紧紧攥住佣人的衣服,语气激动:“乞丐,乞丐怎么了?”

“救救他。”

“我叫不醒他,呜呜呜呜~”

佣人见状赶忙朝着男孩走了过去,一看他那通红的脸色,佣人就什么都明白了,刚忙把男孩抱了起来,回头还不忘安慰哭着的小小姐。

“放心,小小姐,他只是发烧了,我们带他回去叫医生来就好。”

“那我们快点去叫医生!”白安忆情绪激动,哭得脸都花了。

人在生病的时候,就是会格外想妈妈...

男孩再醒来时入目熟悉的景象,是他的房间,头也不疼了,浑身也不那么难受了,只是还有些昏昏沉沉,想睡觉。

“你醒了?”

“你还头疼吗?医生叔叔说你不发烧了。”

小小姐见人醒来立马开心地扑了过去,距离他的脸只有不到几公分的距离,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里满是关心。

凌申盯着她看了好半天,像是在确定她到底还不是不是小小姐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?是要喝水吗?”

“不疼。”男孩低声开口,声音沙哑至极。

白安忆见状直接跑到桌子前倒了一大杯水,然后献宝似的重新跑回来:“你坐起来喝水。”

凌申闻言费力地撑着床一点点起身,结果只起了一点便瘫软地倚在了床头,眉心紧蹙。

“这样也行,张嘴。”

女孩将杯子小心地递到他嘴边,然后一点点往下倾斜,生怕会呛到他,男孩咕嘟咕嘟喝了好大几口,最后才缓缓挪开脸。

“谢谢小小姐。”

白安忆笑了:“不客气。”

“乞...”

女孩话说一半戛然而止,然后有些懊恼地抿了抿唇,许久才重新开口:“我叫白安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男孩震惊抬眼看过去,只见她满眼期待地看着他,声音有几分不好意思:“我以后不叫你乞丐了,你跟我说你的名字吧。”

“凌申。”

“凌申?哪个字?”

“申请的申。”男孩缓缓开口,紧接着又重新躺了下去,浑身无力。

“凌申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凌申。”

“凌申,我记住了。”女孩又出声念了好几遍,然后在心里默默念了好几遍,最后眉开眼笑地看向他:“我叫白安忆。”

“平安的安,记忆的忆。”

“你记住了没?”女孩再一次趴到他床前,满怀期待地发问。

凌申点头:“记住了。”

她的名字他确实记住了,只是不会去叫,叫的时候永远是小小姐,小小姐。

凌申生病期间,小小姐天天往他的房间跑,一天恨不得跑八百次,送饭的三次,再加上去看他的无数次。

“小小姐,您端得住吗?还是我去送吧。”佣人一脸不放心地看着面前的女孩。

白安忆苦笑:“当然端得住,我去。”

“不要你去,你回去吧。”

......

“凌申,今天吃的是糖醋排骨和大虾,快过来。”

“凌申!凌申!猜猜我今天带了什么?我去厨房偷得芒果冰激凌,给你一个吃。”

“凌申,过来吃饭,今天有小龙虾!”

看凌申吃的香的时候,小小姐有时候也会忍不住,就比如是一些她爱吃的菜的时候,尽管她都吃过了,但还是会嘴馋。

“凌申,你能给我也剥一只虾吗,我有点想吃。”

“就一只。”

白安忆有些不好意思地伸着一根手指比划,男孩轻轻点头,到最后所有的虾尽数进了她的肚子,女孩吃饱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爬到他床上躺下。

“没控制住,吃多了...”

“我明天多给你带份零食好不好?”小小姐跟他商量着,凌申点头:“好。”

她说什么都是好。

“凌申!你想去游乐园吗?我跟舅妈说了,让舅妈也带着你去。”

“凌申,我今天被老师批评了,因为你没给我写作业...”女孩垂头丧气。

凌申:......

“但是我不会让你帮我写了,以后我自己写,有不会的你教我,行不行?”

“好。”男孩点头。

......

“凌申。”

“嗯?”男孩边写着作业边转头看向在自己床上趴着的小女孩,见他看过来,白安忆还朝他笑了笑。

“对不起,我之前对你不好。”

“我以后不欺负你了。”

凌申闻言诧异:“为什么?”

其实他想问的是,为什么突然变了,但是小小姐却没理解,她歪着头看他:“不欺负你了不好吗?”

“还要为什么?”

“如果非要问的话,那就是你一直陪我玩,是我的好朋友。”

“我不会欺负自己的好朋友的。”

凌申闻言轻轻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“你是只会说好吗?”白安忆认真发问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哦。”

小小姐拧眉,有一个沉默寡言的朋友,也好也不好,好吧,是因为起码有朋友,不好吧,是因为一直是自己跟他分享,他不会主动说。

经过后来的相处,凌申发现,小小姐心不坏,人也不算差劲,只不过性子被惯得太过娇蛮任性,你跟她好,她跟你更好,你惹她不高兴了,她能让你不高兴十万倍。

这一点,凌申早就深有体会,就因为她认为自己第一次见面瞪她了,他被她折磨了小一年。

但是和她成为朋友之后你会发现,她耿直,好哄,经常想到什么说什么,想到什么做什么,不开心的时候一颗糖都能哄好,还很会察觉旁人的情绪。

......

“凌申,我是你的好朋友吗?”他辅导小小姐写作业,女孩写着写着突然来了这么一句。

凌申:“是。”

“嘻嘻,我也觉得是。”

又过了会儿。

“凌申!我以前那样欺负你,你不记恨我吗?”

男孩沉默了,白安忆有些无措地抿了抿唇,声音小心:“那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记恨我?”

“你不会是假装跟我玩,然后其实心里一点都不想跟我做朋友吧?”

说到这里,女孩的眼眶突然就红了,眼看着泪珠就要滚下来,凌申直接抬手抽过纸巾覆到了她眼睛上:“别哭。”

白安忆闻言收住眼泪,眨着一双大眼睛看他:“我不哭,你就跟我做朋友了吗?”

凌申:“嗯。”

“好,我本来就不想哭。”

对于凌申而言,小小姐的魅力大概就在于,即便她欺负他时欺负得有多起劲,他有多不开心,到了最后,小小姐完全会用自己的方式跟他‘赎罪’,让他连生气的欲望都没有。

不是他受虐狂,他觉得,即便是换成任何一个人,应该都会和他一样。

“凌申,你想吃芒果吗?”

“嗯。”凌申喜欢吃芒果。

“那你等着,我去拿,等着我哦。”

女孩说完就一溜烟跑了,等再次进来的时候,小小的身子提着大大的水果篮,里面全是大个的芒果,小小姐累得气喘吁吁,额头上都是汗。

“凌申,你来接一下,我提不动了。”

男孩快步走过去,震惊地看着篮里装得满满当当的芒果,狐疑地看她:“又是去厨房偷的?”

白安忆慌忙摆手:“这次不是了,这是我让赵阿姨帮我买的。”

“买来给你吃的,你不是最爱吃芒果了吗?”

凌申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小小姐傲娇地仰头:“我当然知道呀,因为我每次给你拿冰激凌的时候,只要是芒果味的,你都吃得超级快!有时候还吃两个。”

男孩闻言,眼睫微微颤了颤:“谢谢。”

“不客气的,跟我不用说谢谢。”

吃完芒果后,白安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拉着他的胳膊就跑出了门,凌申疑惑:“去哪儿?”

“去扔飞镖!”

男孩闻言神色愣了片刻,眼神里满是抗拒,结果小小姐直接费力扬手摸了摸他的头:“你别怕,这一次不让你捡。”

确实没让他捡。

让他扔,然后她去捡。

“凌申,我知道你这次考试没考好,心情肯定不好,你扔吧,我帮你捡,你把这一筐全扔完心情就会好了!”

凌申当然不愿意,但是敌不过小小姐强势:“不行,必须扔!”

“我之前都让你捡了,你也得让我捡才公平!”

男孩看着她认真的神情,最后还是妥协了,他没有用力,扔得都很近很近,他扔一个,她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捡,刚开始还很开心,不过半筐就累得不行了。

但是还是执拗地让他扔完。

最终....

“呜呜呜,凌申,腿疼....”

小小姐委屈地一把扑到了凌申怀里,哭得那叫一个伤心,男孩紧张地抬手拍了拍她的后背,低声道歉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是我不好。”

“呜呜呜呜~~凌申....”

最后是凌申把人给背回去的,直到把女孩放回到她的公主床上,他长得高一些,背起一个小小的她不怎么费劲。

“凌申,当时你的腿也这么疼吗?”

男孩思索片刻,最后缓缓摇头:“没有。”

因为说有的话,她不知道又要多愧疚,又得做多少事来讨好他,她是小小姐,有什么需要讨好他的?

谁知白安忆皱眉看他:“骗人。”

————

“好庆幸当时的自己幡然悔悟,不然就没有老公了,哭唧唧!虽然后面也追夫路漫漫....哼,坏凌申,他肯定在记小时候的仇!肯定是!”

——白安忆日记。

“没有。”

——白安忆日记上惊现的凌申字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