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达闻西 作品

第579章 僧和妖魔

“告诉阿爹和阿妈,这人世间还有希望.”

 

低沉的嗓音唱着同样的歌谣,在那曲城相隔千里之外的雨墨地区响起。

 

料峭寒风中,男人赤裸着壮硕的上身,毡袍落在腰间,布满疤痕的怀中抱着一块沉重的石头。

 

“顿珠,快点把你这张臭嘴闭上!”

 

走在身旁的老人低声呵斥,两只干瘦的手掌紧紧抓着肩上的背带,装满石块的背篓压弯了他的脊背,只能尽量前倾着身体,竭力前行。

 

“上师们最近的心情很不好,这个时候你要是再惹祸,会连累整个村庄被惩罚,你知不知道?”

 

训斥间,老人突然感觉背上的压力一轻,愕然转头看去。

 

原来是男人将怀中的大石挪到了肩上,腾出一只手托起了他背上的背篓。

 

“您别生气,我记得了。”

 

男人咧嘴露出一口白皙干净的牙齿,他朝着远处一把明黄华盖挑了挑下巴,笑道:“而且那些上师老爷们隔得远着呢,他们根本听不到。”

 

“小心才能久命,低头才能远行。很多人就是因为一句无心的话就丢了性命,你怎么到现在还学会这个道理?”

 

男人大大咧咧笑道:“村长,我就唱了首歌罢了,没这么严重吧?”

 

老人叹了口气,警惕了看了远处一眼,这才低声道:“顿珠,你是个好孩子,而且是村里最有希望成为佛徒的人,所以你更要小心谨慎。你脑海里那些不安分的念头不会帮助你修行,只会给伱招来灾祸。”

 

“我这种人也能成佛?”

 

“肯定能的!”

 

老人眼神坚毅,语气笃定道:“虽然我们只是身缠罪孽的佛奴,可佛是怜悯的,是爱我们的。每当我们谁用行动偿还了一部分罪孽,佛就会降下恩泽,接引我们去往佛国。而你,就是那個有佛泽的人!”

 

“又是这些话。”

 

听着老人喋喋不休的教导,顿珠心头满是无奈。

 

他不关心自己有没有佛泽,他只关心眼下这场徭役什么时候能够结束。

 

要是再持续下去,寒冬可就要到了。

 

雨墨的冬天,是会吃人的。

 

“村长,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回村?”

 

趁着老人换气的间隙,顿珠立马转换话题。

 

“上师们说了,必须要在这个月内把甘泉寺的地基打好。只要我们能按时完工,上师们就会恩准我们回家,而且还会赏赐一批过冬的物资,帮助我们渡过寒冬。”

 

说到这里,老人突然皱眉一皱,恶狠狠骂道:“这都要怪那群野蛮的明人,如果不是他们亵渎佛祖,摧毁了甘泉寺,寺里的上师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要求我们执行徭役。”

 

“往年的这个时候,我们都应该在给牛羊们准备牧草了。也不知道这一次,上师们会不会答应再恩赐一些草料给我们”

 

老人的话很多,长吁短叹的语气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。

 

顿珠沉默不语,佛奴中少见的魁梧体格让他不用太过费力,只需昂起头就能眺望到极远处。

 

衔尾而行的人群排成一列狭长的队伍,行走在迷离的风雪之中。

 

无论是壮年汉子,还是老弱妇孺,队伍里每个人都背着或大或小的石块。

 

他们在遵循甘泉寺上师的命令,用最为原始的方式,徒手去修筑一所宏大的寺庙。

 

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体现他们对佛的诚心和对自身罪孽的救赎。

 

这是番地的规矩。

 

随着队伍的前进,道路两旁的风雪中隐隐出现了一些模糊的黑影。

 

等离的近了,顿珠这才看清楚,这些黑影赫然都是一个个被剥成精光的人。

 

他们被紧缚双手吊挂在木桩上,身上有霜块凝结,到处都是暗紫色的冻伤,没有起伏的胸膛证明他们都已经成了尸体。

 

不过更让顿珠感到心惊的,是这些人明显异于常人的外貌。

 

或是双脚覆满鬃毛宛如兽足,或是屁股后面垂着长长的尾巴,或是四肢上覆盖着青色的鳞片。

 

这些木桩的数量不少,像是一片光秃秃的树林。

 

在更远处,还有被烧毁的房屋,那是一个村庄的残骸。

 

“他们都是达巴村的人。不知道什么原因,整个村庄的人在一夜之间全部堕落腐化成了雪原的弃儿,吃人的妖魔。甘泉寺的上师们为了阻止腐化蔓延,将整个村庄都超度了。”

 

老人在顿珠的身边轻声解释道。

 

只见他停下脚步,双手合十,对着林立的木桩躬身一拜。

 

“不过现在他们的灵魂重新回归了佛主的怀抱,这已经是很好的结局了。”

 

低诵佛经的老人浑然没有注意到,站在他身后的顿珠,表情变得极其难看。

 

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,让他能够在风雪中看的更远。

 

除了这些被故意放置在道路两侧的木桩,在更远的位置,有不少人身上根本没有明显的野兽特征。

 

扭曲痛苦的表情和沾染周身的斑驳血迹,证明他们在被钉上木桩的时候还是活着的,是在后来被活生生冻死的。

 

这些人明明没有堕落腐化,为什么一样也要被杀?

 

就在顿珠疑惑不解间,队伍的前方突然传来骚乱的惊呼,和一声女人惊恐的尖叫!

 

顿珠猛然转头看去,却发现脚边只剩下一个翻倒的背篓,老人已经狂奔着扑了过去。

 

啪!

 

一条鞭影甩来,将奔跑的老人直接抽翻在地。

 

他根本顾不得脸上翻卷的伤口和横流的鲜血,埋着头谦卑的跪在地上。

 

在他的身后,是一个因为过度疲劳而晕厥的瘦弱少年。

 

少年的母亲就在一旁,却不敢伸手去抱起自己的孩子,只能睁着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眸,无助的抱着怀中的石块。

 

没有上师的准许,放下修筑寺庙的石块是不可饶恕的大罪。

 

“上师息怒,他只是暂时昏厥,很快就会醒过来.”

 

又是啪的一声脆响,打断了老人求情的话音。

 

“醒了又如何,他搬运的神石已经落了地,沾染了凡尘,这是对甘泉寺的亵渎!”

 

鞭子在老人的脸上再撕出一条鲜血淋漓的伤口,监工的僧人抬脚踩住老人的手掌。

 

“还有,老东西你的神石呢?是不是也落了地?”

 

碾动的鞋底让手掌在碎手中被磨的血肉模糊,剧烈的痛楚让老人的身体不断抽搐着,流满鲜血的脸上却没有半点怨恨的表情。

 

“上师您忘了,我是村庄的佛奴头领,甘泉法王特别恩准我不用搬运神石,只需要为甘泉寺管理好这些卑贱奴隶就行。”

 

老人强忍着痛,躺在地上仰头陪着笑。

 

可突然间,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猛然转头看向身后,大吼道:“顿珠,你站住!别忘了我跟你说过什么!”

 

正大步奔来的魁梧汉子被老人眼中的凶狠吓了一跳,无奈停下脚步。

 

“他就是你们金珠村的佛泽?”

 

僧人上下打量着顿珠的身形,在清楚感知到对方体内沸腾的佛念后,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嫉妒和怨毒。

 

一个没有资格修习佛法的低贱佛奴,竟天生拥有如此健壮的慧根,当真是佛陀青睐啊。

 

“老建九,你的命是真好。”

 

僧人挪开了踩着手掌的脚,老人忙不迭翻身跪好。

 

老人恭敬道:“都是上师的怜悯,所以才会为金珠降下佛泽。”